首页 > 案例详情页
李二胜故意杀人一审刑事判决书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A234859T0;《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A6960T0;《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A234859T232;《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十八条A234859T48;《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十七条A234859T57;《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一条A234859T6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六条A234859T3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A6960T155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安徽省滁州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龚某1,男,1963年11月13日出生于安徽省定远县,汉族,农民,住安徽省定远县。系被害人龚某2父亲。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常某,女,1974年6月6日出生于安徽省定远县,汉族,农民,住址同上。系被害人龚某2母亲。
以上两原告人监护人龚某5,男,1953年3月3日出生于安徽省定远县,汉族,农民,住安徽省定远县池河镇半面店村曹山头组17号,系龚某1哥哥。
委托代理人崔红潮,安徽远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露露,安徽远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
被告人李二胜,男,1991年7月6日出生于安徽省定远县,汉族,初中文化,定远县润鑫制衣有限公司工人,住定远县。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6年9月4日被定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4日经定远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定远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定远县看守所。
辩护人陈晓东,安徽瑞锦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胡国辉,安徽瑞锦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安徽省滁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滁检刑诉(2017)1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二胜犯故意杀人罪,于2017年5月1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龚某1、常某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2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滁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某1、书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二胜及其辩护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监护人龚某5、诉讼代理人崔红潮、李露露,专家证人秦某,侦查人员朱某、刘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依法延期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二胜和被害人龚某2是定远县润鑫制衣有限公司工人,2016年9月3日晚,二人在润鑫制衣公司四楼睡觉,因龚某2玩手机游戏声音大吵醒李二胜,二人发生口角,李二胜遂将龚某2推下四楼,致龚某2死亡。公诉机关当庭出示接处警登记表、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和照片、扣押提取笔录、法医物证鉴定书、尸体检验报告、理化检验报告、侦查实验笔录、抓获经过、证人证言、被告人李二胜供述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李二胜因琐事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被告人李二胜赔偿死亡赔偿金583120元、丧葬费29551元、被抚养人生活费392120元、处理丧葬人员的误工费和交通费10000元,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014791元。

被告辩称

被告人李二胜辩称其没有将龚某2推下楼,有罪供述是在侦查人员的诱供、逼供下作出,不知龚某2如何死亡,请求宣告无罪。
辩护人提出:1、李二胜的有罪供述是公安机关采取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取得,且是在侦查人员的诱供下作出,不能作为认定李二胜有罪的证据;2、法医物证鉴定不能证实李二胜与龚某2有身体接触;3、专家证人秦某的观点属其推断,不应采信;4、不能排除龚某2系醉酒后坠落或自杀的可能。公诉机关指控李二胜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宣告李二胜无罪。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李二胜和被害人龚某2均系定远县润鑫制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鑫制衣公司)工人。2016年9月3日晚9时许,李二胜与龚某2酒后来到润鑫制衣公司四楼车间内休息。当晚11时许,龚某2醉酒呕吐,后龚某2拿李二胜手机玩游戏,因游戏声音嘈杂引起李二胜的不满,遂发生口角。当龚某2走到车间四楼走廊窗户附近,双方又发生争执。李二胜趁龚某2不备,抱住龚某2左腿,将龚某2掀出窗外,致龚某2当场死亡。经定远县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龚某2由于机械性暴力致颅脑损伤引起呼吸循环衰竭,合并腹腔脏器破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李二胜于次日凌晨在润鑫制衣公司四楼车间被公安机关抓获。
另查明,龚某2出生于2000年9月1日,父亲龚某1,母亲常某,弟弟龚某6。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等法庭调查程序查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一、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刑事摄影照片
2016年9月4日1时12分,定远县公安局民警前往案发现场进行勘验检查。进入润鑫制衣公司院内,院内南面为一片菜地,北面为一南北向的五层楼房,楼房大门朝南,门为单扇卷闸门,门大小为430厘米x350厘米,在门前有一男性尸体,尸体头朝南脚朝北,呈俯卧位,上身赤裸,下身穿黑色大短裤,赤脚。尸体头部下方地上,距离东门边330厘米、距离西面门边336厘米处有一呈不规则形状血泊,大小为177厘米x46厘米处,拍照后棉签转移提取;尸体右膝盖处地上,距离东面门边210厘米、距离西面门边333厘米处有一呈不规则形状血泊,大小为39厘米x38厘米,拍照后棉签转移提取。进入楼房,一楼为仓库,二楼为包装车间,三楼为车缝车间,四楼为裁剪车间,五楼为办公室。
中心现场位于四楼,对四楼勘查见:由楼梯上至四楼及一南北走向过道,过道向北通往裁剪车间,裁剪车间内未见异常。过道向南及南墙窗户,过道西侧为一房间,过道东侧为一楼梯和一卫生间。过道往南墙上有一四扇开玻璃推拉窗户,从东往西第二扇、第四扇窗户呈拉开状,窗户大小为196厘米x241厘米,窗台距离地面94厘米,窗户内侧窗台宽9厘米,外侧窗台宽41厘米,在窗户外侧窗台上距离西侧墙壁75厘米处有一呈不规则形状的呕吐物痕迹,大小为38厘米x16厘米,拍照后棉签转移提取。
对过道西侧的房间内勘查见:进入室内,室内中间地面上散落有布条,布条上方有吊扇,室内靠北墙有一组衣架,衣架上挂有衣服,西墙有二扇窗户,在靠南一扇窗户外侧窗台上,距离北侧墙壁8厘米有一呈不规则形状呕吐物,大小为29厘米x41厘米,拍照后棉签转移提取。靠南墙由东往西依次是一铁架、一工作台和两台缝纫机。
二、鉴定意见
(一)安徽省定远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定)公鉴(病理)字(2016)13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意见
1、死亡原因推断:(1)根据尸检,龚某2身高162厘米,体形偏瘦。死者头皮下见广泛出血,双颞叶、右枕叶脑组织水肿伴蛛网膜下腔出血,小脑出血,颅底右侧颅前窝、双侧颅中窝骨折。据此,不排除机械性暴力致颅脑损伤死亡的可能;(2)根据毒化检验结果,排除常见毒物中毒死亡的可能;(3)根据尸体检验,死者黑色大短裤见大片浸染状血迹,双眼睑结膜、齿龈粘膜、唇粘膜均呈苍白色,尸斑浅淡,心包腔内见少许血性液,心外膜下检见出血点,心血不凝,右肾上端见一长2.6厘米裂口,腹腔见大量不凝血及血凝块。据此,不排除腹腔脏器破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可能。
2、损伤机制分析:颅底见多处骨折,双颞叶、右枕叶脑组织水肿伴蛛网膜下腔出血,小脑出血,气管检见褐色液体,心外膜下检见出血点,右肺损伤,肝脏右下叶破碎,右肾被膜外见散在血凝块,右肾上端见一长2.6厘米裂口,右股骨下端开放性骨折,腹腔见大量不凝血及血凝块,尸表见多处擦挫伤,以右侧为重,符合高坠损伤。
3、死亡机制分析:死者龚某2由于机械性暴力致颅脑损伤引起呼吸循环衰竭合并腹腔脏器破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4、死亡时间推断:最后一餐后2小时左右。
检验意见:龚某2由于机械性暴力致颅脑损伤引起呼吸循环衰竭,合并腹腔脏器破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二)滁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滁)公某(DNA)字(2016)1137号法医物证鉴定意见
1、在送检标有“现场四楼西窗台呕吐物”、“现场四楼南阳台呕吐物”的检材上,检出相同基因型,经15个STR分型未能排除龚某2样本,在排除同卵多胞胎和其他外源性干扰的情况,支持上述检材上人体物质为龚某2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
2、在送检标有“龚某2大短裤右裤腿前剪片”、“龚某2右手拇指指甲擦拭物”、“现场2号物证牌处可疑斑迹”、“现场3号物证牌处可疑斑迹”的检材上,检见人血反应,并检出相同基因型,经15个STR分型未能排除龚某2样本,在排除同卵多胞胎和其他外源性干扰的情况,支持上述血痕为龚某2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
3、在送检标有“龚某2血样”的检材上,检出基因型与常某符合单亲遗传关系。
4、在送检标有“龚某1血样”、“常某血样”、“李二胜血样”的检材上,均检出基因型。
5、在送检标有在“龚某2后背擦拭物”、“龚某2左大腿擦拭物”、“龚某2左右手拇指、食指、中指、小指指甲擦拭物”、“李二胜胸口擦拭物”、“李二胜左右手掌擦拭物”、“李二胜左右手拇指、食指、中指、小指擦拭物”的检材上,均未检出基因型。
(三)滁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滁)公鉴(理化)字(2016)167号理化检验报告:在被害人龚某2胃内容物中未检查出敌敌畏、毒鼠强、安定等药毒物。
三、专家证人秦某的证言
秦某法医当庭陈述:该案定远县公安局和滁州市公安局向省公安厅申请,对龚某2的尸体进行重新检验,经检验,结果和第一次检验结果一致。死者死亡原因符合颅脑损伤致死,附加性损伤第一处是左腿膝关节内侧可以看到竖条浅表条索状划痕,清楚的有3条,较为浅淡的有2条。第二处是右侧肩前部片状方向性擦挫伤,肩关节自上而下的作用力。这两处的致伤工具分别是,膝关节内侧是末端较为尖锐的条索状钝性物体形成,常见的物体是手指包括指甲。第二处附加伤起始端很整齐,有方向性甚至可以看出皮纹的断裂,是凸起的钝器轮边刮擦右肩部形成,经过对现场的勘察,窗台上窗轨或墙边可以形成此处创伤。根据检验和勘察,死者损伤的形成与他人抱着死者左腿从窗户扔下坠落符合法医学解释。提出DNA检测是概率性事件,接触时间短或者洗手可能检不出基因型。
四、书证
(一)接处警综合单、接处警情况登记表、受案登记表,证实2016年9月4日凌晨零时58分,钮某报案称润鑫制衣公司楼下躺着一个人,地上有血迹。公安机关赶赴现场后立案侦查。
(二)定远县总医院急救中心调度记录,证实定远县总医院急救中心于2016年9月4日凌晨零时59分接到报警,1时5分出车赶往现场。
(三)定远县公安局出具的抓获经过、抓获经过视频,2016年9月4日凌晨钮某报案后,民警赶至案发现场,在厂房四楼车间内发现李二胜正侧躺在地上,民警反复推、喊多次均无反应,形迹可疑。李二胜起来后民警当场询问与其一起的另一个小孩叫什么,李二胜讲不知道,不配合调查。民警随即将李二胜控制并带离现场至定远县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接受调查。
(四)入所羁押人员健康体检表,经体检,被告人李二胜身体状况正常。
(五)户籍证明、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证实李二胜、龚某2基本身份情况。
(六)检查笔录和照片、讯问李二胜同步录音录像,侦查人员根据被告人李二胜所做供述,对其手机进行检查,在李二胜手机中找到一款名为“热血奥特曼”的游戏,进入游戏后,发现游戏产生音量较大。李二胜指出,案发当晚,龚某2拿其手机玩游戏所产生的噪音音量和检查过程中产生的音量差不多。
(七)人身检查笔录,2016年9月4日凌晨3时许,侦查人员依法对被告人李二胜进行人身检查。李二胜身高178厘米,体重60千克,全身未见明显损伤。
(八)被告人李二胜亲笔供词,2016年9月4日,李二胜书写的亲笔供词,供述了酒后与龚某2发生争执,将龚某2从四楼推下的犯罪过程。
(九)定远县池河镇半面店村村委会证明,证实被害人家庭情况及龚某1、常某均为无行为能力人,弟弟龚某6为未成年人,该村指定龚某1的哥哥龚某5为监护人。
五、证人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
(一)证人李某1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2016年9月3日下午下班,其和弟弟李二胜、龚某2回到宿舍,李二胜买了八瓶啤酒,三人在宿舍里喝酒。后李二胜又出去买一箱易拉罐啤酒,三人酒都没有喝多,一直喝酒到晚上9时左右。二人关系较好,每天都在一起,最近没有矛盾。
(二)证人卢某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2016年9月3日晚在润鑫制衣公司加班,晚上9时左右丈夫李某1接其回宿舍,看见李二胜和龚某2在说话,一楼的大厅有很多啤酒瓶。后李二胜和龚某2到公司车间睡觉,二人平时关系还可以。
(三)证人李某2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李二胜和龚某2经常到其经营的卤菜摊买卤菜。2016年9月3日晚,两人分别于6时和8时左右去买的卤菜。
(四)证人葛某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2016年9月3日晚上7时左右,李二胜到其店里买一箱12瓶装的易拉罐啤酒。晚上9时30分左右,李二胜和龚某2又到店里买零食。当时他们二人都喝酒的,走路、讲话都正常。
(五)证人吴某1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2016年9月3日晚上10时左右,李二胜和龚某2到其店内买了一包香烟。当时二人都喝了酒。
(六)证人陈某1、陈某2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2016年9月3日晚上9时30分左右,二人在制衣公司三楼加班。李二胜和龚某2从楼梯口方向走过来,问龚某2是否喝酒,龚某2说喝了酒。后陈某1、陈某2在9时40分左右离开工厂回家。
(七)证人曹某的证言,证实案发当晚其在制衣公司加班,9时40分离开车间时陈某1仍然在加班。
(八)证人谢某的证言,其是乾坤修理厂员工,证实润鑫制衣公司在修理厂前面。2016年9月4日凌晨一时,骑摩托车回修理厂休息,到公司门口徐师傅开门,进来后看到制衣公司楼下趴着一个人,走近看见地上都是血。其把徐师傅和钮某喊起来,钮某报警。警察和救护车都公司,医生说人已经死亡。
(九)证人钮某的证言,其是乾坤修理厂员工。2016年9月4日凌晨零时50分左右,谢某回到宿舍说院子里制衣公司死个人,后看到门卫在拨打120急救电话,其就拨打110报警电话。后警察和医生都到现场,医生说人已经死了。
(十)证人徐某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其是润鑫制衣公司保安。证实2016年9月3日晚上8时许,在保安室上班,公司伸缩门开着一半,没有注意有没有人进入厂里。10时左右,看到最后三名在制衣公司三楼车间加班的女工下班走后,将大门关上在保安室内睡觉。凌晨零时50分左右,听见谢某叫门,谢某骑摩托车进来后说有个人从楼上掉下来。其就着摩托车前面的大灯看见离大门最近的制衣公司大门口躺着一个小伙子,小伙子穿着裤子,头朝南、面部朝下趴在地上,头部有血。其拨打120急救电话,谢某的同事拨打报警电话。当晚制衣公司三楼的计件女工下班离开,楼上灯就关了,没有其他人在里面。李二胜和龚某2平时关系不错,经常一起上班吃饭,买吃买喝都在一起,没有什么矛盾。李二胜此前在公司车间睡觉被制止过。
(十一)证人殷某、陈某3、陈某4的证言,三人分别是定远县总医院急救中心医生、护士、驾驶员。2016年9月4日凌晨有人拨打120急救电话,称定远润鑫制衣公司有人从楼上掉下来,接到电话后三个人去现场。到润鑫制衣公司后在制衣公司楼下门口前的地上看见一个小伙子趴在地上,地上都是血,经检查人已经死亡,死者年龄不大,瘦小,上身光着,下身穿是一个黑色短裤,有多处骨折。
(十二)证人胡某、梅某、王某2、袁某、王某3、吴某2、张某1、张某2的证言,均是定远县润鑫制衣公司工人。证实龚某2与李二胜同为该厂工人,二人平时在一起,关系较好,没有矛盾。证实龚某2平时性格开朗,案发前,龚某2没有异常情况,无自杀倾向。
(十三)证人龚某3的证言,是龚某2堂兄弟。证实龚某2是由龚某4介绍到润鑫制衣公司上班,龚某2行为举止正常,没有过自杀行为。
(十四)证人龚某4的证言,证实龚某2是2016年8月上旬其介绍到润鑫制衣公司上班,其和龚某2、李二胜在宿舍的一楼睡觉,龚某2和李二胜平时关系挺好。2016年9月3日晚,李二胜给其打电话,说和龚某2在宿舍喝酒,让其去一起喝酒。因其在池河老家没能去。
(十五)证人龚某5的证言,其是龚某2的大伯。龚某2精神正常,性格开朗,通情达理,和家里人关系较好。
六、被告人李二胜辨认笔录、照片、辨认现场视频。
被告人李二胜对其工作的润鑫制衣公司厂房大楼进行辨认、对被害人龚某2在案发当晚两次呕吐的地点进行辨认、对将被害人龚某2推下楼的四楼南边走廊的窗户进行辨认、对案发当晚其与被害人龚某2睡觉的车间进行辨认,对被害人龚某2、案发当晚在车间加班的女工曹某进行辨认。
七、被告人李二胜的供述、讯问李二胜的同步录音录像,其和龚某2是润鑫制衣公司工人。证实2016年9月3日下班后,其和龚某2、李某1买的卤菜、啤酒,在公司宿舍喝酒。晚上7时许三人把啤酒喝完,后又买了一箱听装啤酒,喝完酒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因宿舍没有电风扇,其提议去公司四楼车间睡觉。后和龚某2步行来到工厂,到门口看见保安师傅在看电视,保安没有看到其和龚某2进厂。到厂门口大约在9时50分左右,走到三楼车间时遇见几个工人阿姨正在剪线头,后到车间四楼最南边靠近西侧的厂房睡觉。睡觉前,龚某2酒喝多了在房间里面靠西边窗户台上呕吐,其被吵得烦躁。晚上11时许,被其手机上的游戏声吵醒,游戏名是“热血奥特曼”。被吵醒后发现龚某2坐在旁边玩游戏,其让龚某2不要玩,龚某2说他睡不着,其继续睡觉,后又被手机游戏声吵醒,发现龚某2站在走廊上玩游戏,其找他拿回手机后将车间门带上继续睡觉。龚某2就在走廊最南边的窗户上呕吐,龚某2回来后就骂,问其为什么要关门,其就叫他滚,他还是一直骂。其生气站起来往门外走,其和龚某2走到外面走廊靠近最南边的走廊窗户旁,龚某2还在骂,其对龚某2说再骂就把你从窗户上推下去,龚某2说他不信,然后脸就朝着窗户,背对着其,手扶着窗台。这时其乘他不注意,从身后抱住他的左腿使劲把他身体往窗户外推,他用手想扒着窗户没扒住,就从四楼的窗户上掉下去了。其听见轰隆一声,从窗户上往下看,看到他掉在大楼的正门口地上,当时龚某2还能动弹,以为他没事,就继续回去睡觉。当时是零点多,十几分钟后警察到四楼找到其,听见敲门声没敢答应,警察推门进来,其故意装着睡觉,后警察将其叫醒。在警察将其带下楼时看见龚某2趴在地上。把龚某2推下楼时没有考虑那么多,心里有火一气之下就把他推下去。
针对被告人李二胜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解和辩护意见以及公诉机关的意见,结合本案的事实和证据,本院综合评判意见如下:
一、关于非法证据排除
本案审理期间,辩护人于2018年2月5日向本院提交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及相关材料,认为公安机关在讯问李二胜时程序违法且有逼供、诱供的情形,申请排除李二胜在公安机关的有罪供述、亲笔供词、辨认现场笔录等证据。开庭审理期间,被告人李二胜提出其有罪供述是被民警逼供做出,申请排除其有罪供述。经合议庭评议,依法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公诉人先后出示了李二胜在派出所和看守所的2份有罪供述、李二胜自书的有罪供词、播放了公安机关讯问李二胜的同步录音录像、参与抓捕的民警朱某和讯问的公安民警刘某出庭作证等证据,用以证明李二胜有罪供述来源的合法性。合议庭组织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对上述证据进行了逐一质证。经合议庭当庭评议认为,法庭当庭有针对性的播放了公安机关讯问李二胜的同步录音录像,录音录像证实公安机关依法对李二胜进行讯问,没有采用殴打、违法使用戒具、威胁等非法方法。在回答民警讯问时,李二胜神情自然,回答切题,在派出所和看守所内多次供述与龚某2发生争执后将龚推下楼的详细经过。且侦查人员出庭作证时,法庭讯问李二胜出庭作证侦查人员有无对其进行非法取证时,李二胜表示没有非法取证情形。且有李二胜的自书供词和在讯问笔录上的签字、按印等证据证实。
综上,李二胜的有罪供述、亲笔供词、辨认现场笔录等证据来源清楚、收集程序合法,可以作为定案证据。李二胜及其辩护人提出有罪供述、亲笔供词、辨认笔录是在侦查人员逼供、诱供下作出的辩解和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合议庭当庭决定对上述证据不予排除。
二、关于本案证据间能否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认定李二胜将龚某2推下楼的证据能否达到确实充分的程度,并排除合理怀疑。
1、被告人李二胜曾有过多次有罪供述。
李二胜被带至派出所后做了三份供述,第一份系无罪辩解,第二、三份是有罪供述,供述了因龚某2玩手机游戏产生噪音,双方产生口角,其将龚某2推下楼的整个过程。被羁押至定远县看守所的第四份是有罪供述、第五份未供述、第六份供述翻供原因:翻供是因为不知道自己要被判多少年,心理害怕,不想在看守所里面蹲着,希望能够少判几年。第七份供述了将龚某2推下楼的起因及过程,并供述翻供原因。
2、被告人李二胜有罪供述的细节和下列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证实本案的相关事实。
1)李二胜亲属、制衣公司工友、商店经营者的证言
在被告人李二胜的有罪供述和无罪辩解中,李二胜对二人当晚在一起喝酒、一起到制衣公司四楼车间睡觉、遇到制衣公司女工、只有其和龚某2两人在制衣公司四楼车间等事实一直予以认可,而上述相关事实有商店经营者关于李二胜和龚某2在商店购买啤酒、零食的证言,有李二胜哥哥嫂子关于李二胜和龚某2喝酒后一起到制衣公司睡觉的证言,有多名工友关于在制衣公司三楼看见李二胜和龚某2,并与二人对话,证实二人喝酒的证言。
上述证人证言与李二胜有罪供述中关于案发当晚与龚某2酒后到制衣公司睡觉一节能够相互印证。李二胜的无罪辩解中仅对将龚某2推下楼的事实予以否认,对上述事实一直供认不讳。
2)检查手机笔录和照片、讯问李二胜的同步录音录像
被告人李二胜有罪供述中提到和龚某2发生争执的原因,是龚某2玩他手机中的“热血奥特曼”游戏,因游戏声音太大把李二胜吵醒,后双方发生口角。对李二胜供述发生争执的原因,从讯问视频看,侦查人员在讯问李二胜时问及发生争执的原因,李二胜供述具体原因后,侦查人员将李二胜手机上唯一的游戏“热血奥特曼”打开,进入游戏界面后游戏音量较大。在卷还有检查手机笔录和照片证实。该份证据属于“先供后证”的证据,即根据李二胜的有罪供述查找到的客观性证据,具有不易被伪造、证明力强的特点。
该组证据与李二胜有罪供述中关于双方引发争执的原因一节能够相互印证。
3)专家证人秦某的证言、尸检意见、照片
为查明案件事实、调查核实证据,本院依职权通知安徽省公安厅物证鉴定管理处法医病理损伤检验科的秦某法医,作为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就相关专业问题发表意见。秦某法医出庭,当庭陈述:该案定远县公安局和滁州市公安局向省公安厅申请,对龚某2的尸体进行重新检验,经检验,结果和第一次检验结果一致。死者死亡原因符合颅脑损伤致死,附加性损伤第一处是左腿膝关节内侧可以看到数条浅表条索状划痕,清楚的有3条,较为浅淡的有2条,致伤工具是由末端较为尖锐的条索状钝性物体形成,常见的物体包括手指指甲。第二处是右侧肩前部片状方向性擦挫伤,肩关节自上而下的作用力,此处附加伤起始端很整齐,有方向性并可以看出皮纹的断裂,致伤工具是由凸起的钝器轮边刮擦右肩部形成,经过对现场的勘察,窗台上窗轨或墙边可以形成此处创伤。根据检验和勘察,死者损伤的形成与他人抱着死者左腿从窗户扔下坠落符合法医学解释。另对于物证检验中没有检验出李二胜手指、指甲有龚某2DNA的问题,秦某法医提出DNA检测是概率性事件,接触时间短或者洗手可能检不出基因型。
秦某法医的证言中提及的左腿膝关节内侧可见划痕、右侧肩前部片状擦挫伤,与尸体解剖照片中相关部位的伤情能够相互印证。尸检结论、照片、秦某法医的证言等证据证实龚某2左腿膝关节内侧有划痕、右侧肩前部有方向性擦挫伤,同李二胜有罪供述中关于抱着龚某2左腿将龚从窗台推下一节能够相互印证。
另查,李二胜的此节供述是在2016年9月4日9时至13时,龚某2尸体解剖的时间是在9月6日,讯问民警在李二胜作出抱着龚某2左腿将龚推下楼的供述时并不知道龚某2左腿处有伤的。此节可以印证李二胜供述取得的客观性、合法性。李二胜辩称其有罪供述是被侦查人员逼供、诱供作出的辩解与相关证据取得的时间矛盾,不应采信。
4)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照片,李二胜辨认现场笔录、照片、同步录音录像等
公安机关经现场勘验,发现过道往南的墙上有一四扇开玻璃推拉窗户,窗户外侧窗台上有呕吐物痕迹,进入室内,西墙上有两扇窗户,在靠南的窗户外侧窗台上有呕吐物。经对两处呕吐物进行检验,证实是龚某2所留。上述证据与李二胜关于龚某2在两处窗户台上呕吐的有罪供述能够相互印证。
在被告人李二胜指认现场的笔录、照片、现场指认视频中,李二胜对当天晚上二人睡觉的房间、龚某2呕吐的地点、与龚某2发生争执的地点及将龚某2推下四楼的窗户地点均予以指认、辨认,特别是辨认出四楼南面第二扇打开的窗户就是其将龚某2推下楼的地点,与现场勘验笔录、照片记载龚某2落地的位置能够相互印证。
被告人李二胜辨认现场时,公安机关进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录音录像中显示李二胜辨认将龚某2推下楼的全过程,特别是在四楼南面的窗前,侦查人员讯问李二胜是如何将龚某2推下楼,要求李二胜现场模拟案发时情形,并让一名侦查员模拟龚某2站立的位置和姿势。李二胜现场模拟将龚某2推下楼的过程,即龚某2背对着其站在第二扇打开的窗户前,李二胜上前抱住龚某2的左腿,用力向前向上推、掀龚某2,将龚某2掀到楼下。现场同步录音录像全程反映李二胜模拟作案过程,没有侦查人员诱供、指供、威胁等情形。
3、通过查看案发现场,可以排除龚某2系在呕吐过程中不慎坠楼的可能性。
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照片证实,窗台距离地面94厘米,窗户内侧窗台宽9厘米,外侧窗台宽41厘米。经现场勘查,地面距离外侧窗台共144厘米,龚某2身高162厘米,且从其呕吐物遗留在窗台外侧的位置看,足以排除龚某2在呕吐过程中不慎坠楼的可能性。
综上,被告人李二胜多次在侦查阶段所作有罪供述得到多名证人证言、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法医物证鉴定意见、法医秦某证言、手机检查笔录及照片等证据的印证,能够作为定案的根据。其在侦查阶段和庭审中所作无罪辩解与在案证据证明的事实不符,结合全案证据及李二胜的全部供述和辩解,可以排除他人作案的合理怀疑,认定李二胜实施了故意杀害龚某2的行为。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二胜因琐事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李二胜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予以支持。对李二胜及其辩护人提出宣告无罪的意见不予采纳。李二胜的犯罪行为致被害人死亡,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丧葬费的诉求予以支持,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诉讼请求,因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根据李二胜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考虑系因偶发矛盾激情杀人,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三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李二胜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李二胜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龚某1、常某丧葬费29551元;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龚某1、常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裁判人员

审判长  樊朝勇
审判员  陈 丽
审判员  许 汪

裁判时间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书记员  张群英

附:本案适用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第四十八条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
死刑除依法由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的以外,都应当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缓期执行的,可以由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或者核准。
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三十六条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五十五条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
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相似案例
上一条:董守萍、周锦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
下一条:谢方刑罚变更刑事决定书
案例专家
专家姓名
暂无专家职称
暂无专家相关简介
相似专家


电话(China)

185-1404-1610

北京市海淀区宝盛里观林园35号楼2层

关注微信号
了解更多详情
©2017-2018鉴识专家 版权所有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8447号 浙ICP备110260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