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外资料详情
论我国民事诉讼中的专家辅助人制度
作者: 张海滨 | 来源: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专业分工更为明确,涉及高科技的民商事纠纷日益增加。在这背景下,民商事诉讼势必涉及到各种专门知识,各种科学证据已成为诉讼中越来越广泛的定案依据。面对这种情况,法官对事实的认定很大程度上需要依赖于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

为了充分保护当事人在诉讼上的正当权利,保障庭审质证的正常进行,2002年4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下称《证据规定》)第61条首次规定了我国民事诉讼中的专家辅助人制度:“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一至二名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出庭就案件的专门性问题进行说明。人民法院准许其申请的,有关费用由提出申请的当事人负担。审判人员和当事人可以对出庭的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进行询问。经人民法院准许,可以由当事人各自申请的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就有关案件中的问题进行对质。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可以对鉴定人进行询问。”本文以该规定为依据,探讨专家辅助人的诉讼地位、资格及专家意见的效力等问题,并对我国民事诉讼专家辅助人制度的完善提出建议,以求教于方家。
    一、专家辅助人在诉讼中的地位
    专家辅助人在民事诉讼中的地位,为这一制度建立和存在的基础性问题,有必要予以明确。从《证据规定》第61条的规定来看,专家辅助人与现行民诉法中的证人和鉴定人都存在着显著的差别,与当事人委托的诉讼代理人也不相同。

首先,专家辅助人不属于证人。《民事诉讼法》第70条规定:“凡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可见在我国,证人之所以作证是因为他“知道案件的情况”,并要履行法律规定的义务。有别于我国民诉法所规定的证人,专家辅助人对案件专门问题的说明并不属于体验性的陈述,而是一种意见性或结论性的陈述,况且其出庭并不是法定的义务,两者显然不同。其次,专家辅助人不是鉴定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72条的规定,鉴定人必须是具有鉴定权的单位的成员,并且只有法官才有权指定或聘请鉴定人,当事人无权选聘鉴定人。而根据《证据规定》第61条的规定,专家辅助人并不须隶属于特定的单位,任何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只要经人民法院批准都可以成为专家辅助人,同时,专家辅助人也只能由当事人聘请,法官无权指定。第三,专家辅助人也不同于诉讼代理人,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诉讼代理人是以委托人的名义从事一定的诉讼行为,而专家辅助人则以自己的名义就案件的专门性问题进行说明。
    笔者认为,专家辅助人在民事诉讼中应属于一类新的诉讼参与人。《证据规定》第61条所创设的专家辅助人并不能归入现有诉讼参与人的任何一类,应属于一类新的诉讼参与人,其具有自己独立的诉讼地位、特定的名称和法定的权利义务。
    二、专家辅助人的资格
    根据《证据规定》第61条的规定,“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的出庭须经人民法院准许,由此表明法院有权对专家辅助人的资格予以审查。
    一般而言,能称谓为“专家”的人都必须在一定的领域具备专门知识。如《布莱克法学词典》就将“专家”定义为:“经过教育和训练,掌握某一专门学科的知识或技能,其观点能辅助事实发现者的人。”[1]在对“专家”认定上,不同国家的立法和司法实践并不相同。在大陆法系国家,除了知晓专门知识外,“专家”往往还必须具备一定的资格条件。“专家”的身份被作为狭义上的一种专业人员对待,即指具有大学和大学以上文化程度,以及在各行业具有特殊才能和名望的人士,比如人们经常提及的建筑师、会计师、医师等等获得专业资格认证或具有较高学历的人士。[2]英美法系国家则倾向于对“专家”作广义解释,认为只要知晓某方面专门知识的人员都可以成为专家,其并不一定要拥有高等学历或相应的资格证书。法庭关注的是专家实际的专业知识,而不是取的这些知识的方式。[3]书面的资格证书本身可能不能保证某人具有与法庭面临的问题相关的知识,而通过大量的经验积累却当然赋予了其专家的资格。汽车修理工、砖瓦匠、木工、电工都可以专家的身份出庭,只要他或她对案件中某个问题具有一般人不具有的专门知识或经验。[4]
    笔者认为,对专家辅助人资格的认定应采取更为宽松的标准。“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不应仅理解为高学历、高职称的专业人员,只要是在某一专门领域内具有丰富知识的人都应该可以成为专家辅助人,而不论其知识来源是正式教育或个人实践,更不受性别、年龄等限制。当然,具有更高学历和高职称的人员所做的说明无疑更容易为法官接受,但这也仅是影响到法官的自由心证,不应成为判断专家辅助人的绝对标准。
    三、专家意见的效力
    《证据规定》第61条并没有就专家意见的效力作出明确的规定。如前所述,专家辅助人不同于我国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证人,因此在现行法中,专家辅助人出具的专家意见也就不属于证人证言,不具有证据的效力。专家辅助人的说明也不能直接等同于当事人的阐述。专家意见具有专门性、独立性的特点,并且要尊重科学与自然规律以及经验法则等等,显然不是当事人意志的体现。

民事诉讼中,法官对证据的判断过程不可否认是一个主观对客观的认识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法官的主观因素对证据的审查判断及案件事实的认定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专家辅助人在庭审过程中对案件专门性问题的说明无疑将影响法官对案件相关证据的判断,并形成其心证。当这种心证达到深信不疑或者排除任何合理怀疑的程度,便成为法官内心确信。而法官做出裁判就是建立在其内心确信基础之上的。可见,专家意见虽然不具有法定证据的效力,但却实质性地影响着法官内心确信的形成,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四、结语——我国民事诉讼专家辅助人制度的完善
    专家辅助人制度的设立无疑具有积极的意义。但相关的法律规定并不健全,司法实践中的做法也不统一,仍有待于进一步的发展和完善。笔者认为,我国民事诉讼专家辅助人制度的完善可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首先,完善专家辅助人参与诉讼的程序。《证据规定》第61条对专家辅助人如何参与民事诉讼并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笔者认为,应该明确专家辅助人参与民事诉讼的程序,避免造成司法实践的混乱。诉讼过程中,专家除了对案件的专门性问题发表专业意见外,无权对其他问题发表意见和看法[5]。
    其次,建立鉴定信息强制披露制度。对专家辅助人来说,如果无法了解鉴定的相关信息,也就难以实际发挥作用。在我国,法律仅规定鉴定人应该出具鉴定结论,对是否要披露相关的信息并没有明确要求。笔者认为,应建立鉴定信息强制披露制度,规定鉴定过程以及得出鉴定结论的原理和方法等都应该在法庭上公布,以增加鉴定的透明化,使专家辅助人得以充分发挥作用。
    第三,规定法院也可以委任专家出庭参与诉讼。由于是由当事人聘请并支付酬劳,出庭参与诉讼的专家经常会无意识、甚至是有意识地倾向于委托人。尽管提供所谓的“科学”性说明,但事实上专家辅助人的陈述一般皆对委托人有利。针对这种情况,有些国家规定了属于法院的专家辅助人制度。如英国民事诉讼中的技术陪审员(Assessor)制度以及法国民事诉讼法中的技术顾问制度。[6]我国《证据规定》第61条规定专家辅助人只能由当事人聘请。笔者认为,也应规定法院可以委任专家出庭参与诉讼,以使法官尽可能有效地发现真实,避免其过多地依赖于当事人聘请的专家辅助人提供的意见。
[参考文献]
[1]BryanA,Garner.Black'sLawDictionary[M].WestGroup,1999.600.
[2]黄松有.民事诉讼证据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298-299.
[3]CharlesPlant,etc.Blackstone'sCivilPractice[M].BlackstonePressLimited,Secondedition,2001.591.
[4]何家弘.外国法庭科学鉴定制度初探[J].法学家,1999,(5).
[5]周明理.论我国证据制度改革的一大创举———技术顾问制度[A].何家宏.证据学论坛(第五卷)[C].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2.218.


以上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与鉴识专家网无关
本文来源于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便请联系删除
上一条:略论我国民事诉讼中的专家辅助人
下一条:论我国行政诉讼中的专家辅助人制度


电话(China)

185-1404-1610

北京市海淀区宝盛里观林园35号楼2层

关注微信号
了解更多详情
©2017-2018鉴识专家 版权所有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8447号 浙ICP备110260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