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外资料详情
浅论“专家辅助人”及其诉讼地位
作者: 王刚 | 来源:

一、“专家辅助人”制度的产生
随着社会的进步,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专业分工的细致明确,社会生活进一步地走向现代化、科技化和专业化。在司法活动中,借助科学技术和专业知识获取证据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司法活动发展的趋势。
    就我国诉讼实践而言,大量涉及高科技和专业知识案件的出现,使得法官对案件事实的认定越来越依赖于司法鉴定科学技术。当前对抗式庭审方式的改革对法庭质证和认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我国司法实践中超职权主义的鉴定机制以及法官、当事人对专门知识的缺乏,导致科学证据和鉴定结论在庭审中得不到有效的质证,影响了对案件事实的客观认定,妨碍了诉讼公正的实现。为维护当事人的诉讼权益,进一步地落实庭审方式改革,完善证据制度,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下文简称《民事证据规定》)。其中第61条规定:“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由一至二名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出庭就案件的专门性问题进行说明。人民法院准许其申请的,有关费用由提出申请的当事人负担。审判人员和当事人可以对出庭的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进行询问。经人民法院准许,可以由当事人各自申请的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就有关案件中的问题进行对质。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可以对鉴定人进行询问。”这一条文对专家出庭的程序、权利义务及费用承担作了原则的规定。从我国审判实践出发,在吸收和借鉴英美法系专家证人和大陆法系技术顾问等制度相关内容的基础上,创设了我国的专家辅助人制度[1]。
    由于专家辅助人作为诉讼中的一个新生事物,在我国法律中没有明确规定。因而诉讼理论上对专家辅助人的概念、法律地位等研究甚少,以致于司法实践中对专家参与诉讼的态度不一,程序上也比较混乱,有必要对此进行深入研究。
    二、“专家辅助人”概念之探析
    专家辅助人之“专家”在现代汉语中是指对某一门学问有专门研究的人和擅长某项技术的人[2]。《布莱克法律辞典》对“专家”的定义是:“经过该学科科学教育的男人(或女人),或者掌握从实践经验中获得的特别或专有知识的人。”我国诉讼法中没有直接规定专家的概念,但却规定了“具有专门知识的人”这一称谓,反映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应当包括鉴定人和本文所指的“专家”。可见,这里的“专家”是证据法中所特指的人,其内涵是要具有某一专门领域内的专门知识,而不论其知识来源,只凭借知识、技能、训练或教育而够格为专家的人。
    把握专家辅助人这一概念的内涵不能仅从“专家”角度去理解,“辅助人”这一限定词揭示了专家辅助人在诉讼中的作用、地位以及其他一系列环节。专家辅助人与诉讼中的鉴定人有很多相似之处,都要求具有专门知识,但是其与鉴定人也存在本质的区别。第一,参加诉讼的根据不同。鉴定人产生的方式有两种。根据民事诉讼法第72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对专门性问题认为需要鉴定的,应当交由法定部门鉴定;没有法定鉴定部门的,由人民法院指定的鉴定部门鉴定;而专家辅助人则是由当事人进行聘请而参加诉讼活动的。第二,在诉讼中具体作用不同。鉴定人参加诉讼的目的是就案件的专门性问题作出结论性意见,目的是解决案件中的专门性问题,而这种专门性问题在司法实践中经常表现为具有争议性的事实;专家辅助人的作用是就案件的专门性问题进行说明,以及对鉴定人进行询问[3]。第三,鉴定结论与专家辅助人的说明在诉讼中的效力不同。鉴定人作出的鉴定结论属于法定证据形式之一,具有很高的法律效力,其证明力高于一般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4];而专家辅助人对专门性问题的说明和见解有无法律效力、能否转化为证据尚无法律规定。
    通过上述专家辅助人与鉴定人之比较,结合《民事证据规定》第61条的规定,笔者认为,专家辅助人可以定义为:在诉讼过程中,由当事人或其法定代理人聘请帮助其审查判断案件中的某些技术性证据材料、指导或参与技术证据的质证的专门人员。
    三、“专家辅助人”在诉讼中的地位
    (一)国外有关专家的诉讼地位
    专家辅助人在诉讼中的地位,是这一制度建立和存在的基础问题。只有在理论上明确了专家辅助人的诉讼地位,其他关于其条件、资格、权利义务、法律责任等问题才能得到相应确定。综合两大法系有关专家出庭参与诉讼的法律规定,专家在诉讼中的地位是不同的,具体来说:

1、在英美法系国家,鉴定人就是“专家证人”和“具有专门知识的辩护人”,法律上没有规定专家辅助人这一概念。专家证人是处于证人和辩护人的地位,由当事人双方自行委托,在法庭上充当委托方的辩护人。专家就成了特殊的证人,从属于一方当事人,以本方当事人的立场和利益为鉴定活动的目的[5]。英美法系国家的专家证人的诉讼角色,实质上已经包括了专家辅助人的所有内涵,因而诉讼中也就没有必要再规定专家辅助人制度。
    2、在大陆法系国家,专家辅助人主要相当于诉讼中的技术顾问。技术顾问是在诉讼中由控辩双方聘请为审查判断案件中的某些技术性证据、指导或参与技术证据的法庭辩论活动的技术专家[6]。有的国家(如意大利)诉讼法中就规定了在诉讼中当事人可以聘请技术顾问为自己服务[7],这种技术顾问不同于鉴定人,也不是证人,是当事人一方聘请并为其服务的技术专家。
    (二)专家辅助人与其他诉讼参与人地位之比较
    在我国,作为诉讼参与人之一的专家辅助人在我国诉讼实践中早已出现,但在法律上仅体现在《民事证据规定》中。专家辅助人在诉讼中的地位,到底是像英美法系那样处于证人地位,还是处于鉴定人、代理人地位或者其他地位,很不明确,有必要在理论上予以澄清。
    首先,专家辅助人不是证人,在诉讼中不具有证人的地位。我国对证人是从狭义上来理解的,证人是了解案件事实情况而被通知到庭作证的人。证人是由案件本身决定的,具有不可选择和不可替代性,而专家辅助人是由当事人聘请的,可以选择和替代;证人的证言是陈述自己通过耳闻目睹所了解的案件事实,是法定证据种类之一,具有证据能力,而专家辅助人是对案件中的技术证据进行审查判断,并不具有证据效力。这里我们还要把专家辅助人与大陆法系国家的鉴定证人区别开来,鉴定证人是当证人具有某种专门学识和经验的条件下,而就其感知的事实作证时采用或者借助于该种专门学识或经验,其在诉讼中处于证人地位[8]。可见专家辅助人与证人、鉴定证人都有很大的区别,也决定了其在诉讼中不能处于证人的地位。
    其次,专家辅助人不是鉴定人,不具有鉴定人的诉讼地位。根据前文所述,专家辅助人与鉴定人在参诉方式和作用等方面有很大的区别,这也造成了他们在诉讼中地位的不同。我国鉴定人在审判阶段是由法官聘请对案件中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或判定,其作出的鉴定结论应当具有科学性、准确性、公正性、合法性。我国司法鉴定人属于诉讼参与人,其法律地位与日本、德国的司法鉴定人的法
律地位相似,理念上被定位为法官的科技助手[9]。而专家辅助人在诉讼中处于当事人一方,帮助当事人对案件中专门性问题进行说明审查,只能被定位于当事人的专家助手。
    再次,专家辅助人不同于诉讼代理人,不具有代理人的诉讼地位。诉讼中的代理人,是以当事人的名义在代理权限内代为或协助当事人进行诉讼活动的人。专家辅助人参与诉讼,是凭借自己所掌握的专门知识,以自己的名义对技术证据中所涉及的专门性问题作出的说明,并帮助当事人进行质证活动。专家辅助人与诉讼代理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是否以当事人的名义进行诉讼活动。诉讼代理人正是以当事人的名义并经授权,而在诉讼中享有特殊的权利,并处于特殊的诉讼地位,而专家辅助人则不具有这种地位。就技术证据所发表的意见而言,专家辅助人完全独立于当事人个人的意志,而不经当事人授权所为。
    (三)我国专家辅助人的诉讼地位
    通过上述对专家辅助人与证人、鉴定人、诉讼代理人的比较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专家辅助人不同于上述任何一种诉讼参与人,这也决定了其在诉讼中的地位与他们也有很大的差别。笔者认为,专家辅助人的诉讼地位是由其辅助性和专家身份的独立性所决定的。其一,专家辅助人不是诉讼主体。根据《民事证据规定》的规定,专家辅助人由当事人聘请,帮助当事人对专门性问题进行说明,并为当事人利益进行质证和询问,与诉讼结果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其二,专家辅助人在诉讼中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尽管专家辅助人是由当事人聘请的并为当事人服务,但其毕竟拥有自己特有的专家身份。专家作为某一行业和技术领域内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在诉讼活动中必须坚持以科学为依据,不受任何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和个人的干扰。专家辅助人的诉讼地位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加以分析:
    第一,专家辅助人与当事人之间的关系。专家接受当事人的聘请,辅助当事人参加诉讼必须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为自己的立足点。专家对专门性问题的认识和看法,应该在庭审前及时、充分地向当事人阐明,从有利于当事人的角度出发进行庭审的质证与辩论。但专家决不能无原则地迁就当事人,强词夺理,甚至违背科学的基本规范。专家作为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对专业领域内的专门性问题进行说明,必须把握两个尺度:一是帮助当事人维护其合法权益;二是以法律和科学事实为依据。只有把两方面结合起来才能正确有效地发挥专家辅助人在诉讼中的作用。
    第二,专家辅助人与法官之间的关系。专家的诉讼地位,是在参加诉讼过程中体现出来的,其作为当事人的辅助人参加诉讼,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最终目的也是为了使法院能够兼听则明,使案件得到正确及时处理。一方面,专家对法官具有制约作用。专家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对于专门性问题进行说明并对鉴定结论提出自己的意见,法官在认证时必须对专家的说明意见进行衡量和评价,从而制约了法官对证据取舍的任意性,有利于保障裁判的合法公正。另一方面,专家配合法官参与庭审。专家在法官的指挥之下,对专门性问题进行说明,以弥补法官专业知识的不足,帮助法官正确认定证据,供法官参考。这样可以使法官兼听则明,有利于他们全面分析案情,做到不偏不倚。
参考文献
[1]李国光.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M].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400.
[2]现代汉语辞典.商务印书馆,1983年第二版.1517.
[3]李国光.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M].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400.
[4]参见最高人民法院1998711日施行的《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的若干规定》,第27条第1.
[5]何家弘.证据学论坛(第四卷)[C].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1356.
[6]邹明理.我国现行司法鉴定制度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37.
[7]《意大利民事诉讼法典》第225230233条。
[8]毕玉谦.民事证据法判例实务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85.
[9]何家弘.司法鉴定导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147.


以上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与鉴识专家网无关
本文来源于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便请联系删除
上一条:试论建立审查鉴定结论的新机制 —...
下一条:略论我国民事诉讼中的专家辅助人


电话(China)

185-1404-1610

北京市海淀区宝盛里观林园35号楼2层

关注微信号
了解更多详情
©2017-2018鉴识专家 版权所有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8447号 浙ICP备11026086号-14